三掌门 > 那个替身回来了 > 第55章 加更

第55章 加更


姬少殷『性』子好,  也是先前叫姬若耶支使惯了,未曾多想便逆来顺受地接过缰绳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留夷却是义愤填膺,把姬少殷先前告诫抛在脑后,  忍无可忍地传音给师兄:“师兄,  他怎么可以这么折辱你,  是欺人甚!”

        姬少殷道:“他本来就是我长辈,辈为长辈执辔并无不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沈留夷说什么,车中姬若耶忽道:“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虎令行禁止,  立即停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姬若耶以折扇拨开帷幔,  睨了沈留夷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留夷对上他冷冰冰目光,心中悚然一惊,便有一股不祥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  只听那病秧子道:“心疼你师兄,觉得他受委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留夷脸『色』一白,知道定是方才传秘音叫他侍从听了去,  又报告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姬少殷正想替师妹解围,却听姬若耶道:“那你替他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  非但沈留夷傻了眼,在场诸人都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人见了沈留夷这样貌又柔弱女子,  多少都会手软一些,  何况出身门沈氏,且身负羲和脉——就算再稀薄那也是脉呐!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冷嫣了解若木,  树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之情,看不顺眼时更哪管你男女老幼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留夷自到大也算是众星捧月地长大,哪受过这等委屈,当即红了眼眶,哆嗦嘴唇,  不去接那根缰绳。

        姬少殷看在眼,哪忍心让师妹受委屈,忙向姬若耶道:“道君恕罪,师妹体弱,这样事是由侄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木打量了沈留夷一眼,忽然用折扇向冷嫣一指:“我看你徒弟也不比你师妹壮,怎么就牵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冷嫣这才明白祂这一番做作是为了什么,有些哭笑不得,传音道:“差不多就行了,都快把人弄哭了。那玉麒麟是我骑来,顺手就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木道:“你以为本座是替你出头?呵,你想得可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嫣:“……”行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木又向沈留夷道:“你是我一样病秧子么?连只灵虎都牵不动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不由看了一眼那山似“灵虎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姬少殷领教过此人胡搅蛮缠劲头,无奈地看了沈留夷一眼。不是他怕事,实在是那位远房堂叔看自己不顺眼,又占长辈身份,他越替沈留夷说话,他便会变本加厉地折腾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留夷也明白这道理,噙泪花接过缰绳。

        哪知那灵虎方才在姬少殷手中没作妖,一到沈留夷手,便扯嗓门出一声震耳欲聋吼叫,吓得沈留夷“呀”一声惊呼,差点把手缰绳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木皱眉道:“我猫胆子,你轻些,别吓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冷嫣忍不住『揉』了『揉』额角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木用折扇指指:“你到车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顿道:“替我剥核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姬少殷想说什么,但既然沈留夷都已牵了缰绳,没道理阻止徒弟剥核桃。

        冷嫣哭笑不得,向欲言又止姬少殷镇定地点点头,便即登上了若木大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帷幔放,冷嫣向榻上一坐:“这么好心,请我坐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木冷脸,指指面前金盘满满一盘核桃:“叫你来是剥核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回他吃不是大核桃,而是山核桃。

        银人若米松了一口,把银锤递给冷嫣:“冷姑娘,这核桃,不好敲,你仔细些,尊只吃整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则退至一边,兜袖子,伸长了脖子看好戏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木道:“谁叫你停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手中凭空变出把大些银锤给冷嫣,对银人道:“剥给本座吃,你剥给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米银『色』脸顿时垮了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冷嫣道:“……这么麻烦,不如我自己剥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木乜了一眼:“叫你来剥核桃,你当本座是开玩笑?”

        冷嫣只得拿起银锤开始敲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这活计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,山核桃比大核桃易碎得多,力道轻了敲不开,稍重一点核桃肉便碎了,冷嫣一连敲了五六个,没有一片达到若木“能吃”标准。

        敲到十来颗,若木忍无可忍:“难怪剪个纸人都那么丑,原来是手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说一边劈手夺过手银锤:“你看好本座怎么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祂手指修长清瘦,骨节分明却不突出,一手扶核桃,一手握银锤轻轻敲击,端是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找准位置果断地敲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喀”一声,核桃四分五裂,壳肉分开,每一瓣都是完整。

        银人立即放锤,鼓掌喝彩:“尊是乎奇技!世上再没有哪个仙像尊剥核桃剥得这样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木总觉这话听怪怪,矜持地抬了抬颌:“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祂看向冷嫣:“学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冷嫣灵巧地把核桃肉拣出来放进嘴,摇摇头:“快了没看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木“啧”了一声:“笨。本座再敲一个……敲一个料你也学不会,再敲两个,你看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奈何冷嫣怎么都看不会,两个又两个,若木一连敲了二十来个,冷嫣拈起最后一瓣:“吃多了有些腻,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木这才蓦地回过来,现自己不知不觉给敲起了核桃,一盘核桃已经见了底——这核桃是老道从肇山带来,总共剩了这么一点,竟叫给吃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木不由恼羞成怒,见要将最后一瓣核桃送入口中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身上去,本来是想叼核桃肉,却不料咻咻失了准头,竟一口咬住了什么软软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冷嫣只觉温热微湿东西包裹住指尖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是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一个松开嘴,一个收回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冷嫣低头看看指尖上浅浅牙印,把手最后一瓣核桃肉轻轻放到盘子上,往祂跟前推了推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木扭过头去,但『露』出后脖颈一直红到了耳朵尖。

        银人本想安慰冷姑娘,这就跟被门夹了一没什么两样,但他这回长了记『性』,转过身去用手捂住脸:“奴什么都没看到!奴什么都没看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把自己手绢向冷嫣递过去:“冷姑娘你擦擦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这时车驾行至灵川前,外面忽然传来一声虎啸,随即玉车停了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若米不知自己刚死逃生,扒车帷缝隙向外张望:“有人拦住了咱们车,噫,这不是那姓冷丑八怪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木拎起他后脖领塞进袖子,用扇子挑开帷幔向外一望,果见冷耀祖拦住了他们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显然是落魄了,尽管看得出他已尽力将自己收拾体面,但那份竭尽全力恰恰显出了狼狈和凄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向众人团团作揖,挨个问候,最后看向沈留夷:“沈师妹,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留夷与这出身卑贱师兄本来也只是面子情,如今越不想理会,但他虽被郗子兰逐出了玄委宫,义上是师兄,只能敷衍地欠欠身:“冷师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道:“怎么不见师尊老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留夷蹙了蹙眉,先前风光得意时知道装个清高,如今一落魄,他身上伧俗味道隔十都能熏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淡淡道:“师尊玉体不适,我便替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知道新弟子入门,按照惯例师父要亲自带来西花苑挑灵兽,因此他早早便数日子开始等,只盼能见郗子兰一面,说两句好话,说不定心肠一软,就让他回玄委宫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哪知熬油似地盼了这么久,师父却连脸都不肯『露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说不出失望,只能寄望于沈留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师妹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他心翼翼地问道,眼角眉梢不知不觉中带上了谄媚之『色』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留夷越瞧他不上,冷冷道:“抱歉我奉命带长辈游园,恐怕不能和师兄叙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甫落,车中长辈突然变得无比好说话:“无妨,我可以等,你们师兄妹尽管叙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留夷再无借口可寻,只得随冷耀祖去僻静处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关切道:“师尊可是心疾又犯了?一会我随师妹去探望探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留夷打断他道:“不劳冷师兄,师尊无碍,只是需要静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仍不肯放弃:“不见师尊一面,委实不能安心,请沈师妹成全师兄一片孝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留夷越不耐烦:“师尊喜静,又在养病,冷师兄是安心当差,等师尊召见时再去问安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欠了欠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情急之拉住衣袖:“沈师妹留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留夷柳眉一竖,将衣袖用力一拂:“冷师兄自重!拉拉扯扯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忙不迭地道歉:“沈师妹,师兄也是关心则『乱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顿道:“师兄也不同你兜圈子,师妹你在师尊面前说得上话,能不能替师兄言几句?若是师尊能回心转意,师兄一定结草衔环来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留夷本可搪塞他两句,但今日被姬若耶折腾得不轻,心绪本就不佳,哪肯敷衍,当即道:“我也同师兄实话实说,师尊已将你从玄委宫册上除了,你是好好在此地当差吧,若是再犯一条玩忽职守,更连累师尊颜面无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如遭雷劈,仿佛丢了魂魄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留夷见他这般模样,生出些许恻隐之心,从乾坤袋取出一个锦囊递给他:“师兄妹一场,这些灵石你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转过身,头也不回地向姬少殷等人处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愣愣地看手中钱袋,忍不住大笑起来,接他忽然足狂奔,追到车前,将钱袋重重掼在沈留夷脚前:“我是你师兄,你当我是要饭?我是堂堂琼华元君亲传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姬少殷见昔日同门师兄成了这癫狂模样,心中不落忍,劝冷耀祖道:“冷师兄,你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却冷笑了一声:“你子算什么东西,不就是仗姓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未说完,一个老叟带两个精壮仆役从旁横穿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管事把冷耀祖扯到一边,把手中竹帚塞进他手:“叫你去打扫兽栏,你在这做什么……冲撞了几位道君你担待得起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两个精壮园役推推搡搡地将冷耀祖赶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管事对玉车作揖赔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木道:“无碍,这种好戏倒是难得看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管事知道这位贵客『性』情乖张,极不好伺候,讪笑道:“道君喜欢什么林禽林兽?奴替道君挑只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木道:“方才那拦路狗不错,我听他叫得挺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管事把腰弯得更低:“道君说笑了,那不是灵兽,是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听在耳朵,目眦欲裂,便想同那车中人拼命,却被那两个壮仆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木轻嗤一声,放帷幔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悦鸾铃声渐渐远去,两个园役也不再理会他,扔他自顾自干活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坐在地上怔,一直坐到天黑,这才站起身,拾起竹帚,拖腿慢慢向畜棚深处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肮脏恶臭角落,辨不清『毛』『色』断尾狐狸蜷缩成一团,听到脚步声,他睁开眼睛,一双兽目在黑夜闪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玉面天狐讥诮地一笑:“咦,冷仙君怎么在这,没跟琼华元君车驾回玄委宫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一字一句都像是从牙缝挤出来:“你又比我好多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狐狸道:“你幻想会回心转意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不一言,阴沉脸『色』便是最好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他终于道:“我放你,但是你要是被人逮住了,别扯上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狐狸道:“放心,我不至于这么卑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点点头,默默打开铁栅栏,用手抓住玄铁链,沉丹田,猛地一拗,只听“喀拉”一声,铁链应声而断。

        狐狸后足有些跛,原地了两圈,对冷耀祖道:“我要是能活去,一定让郗子兰悔不当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又看了看冷耀祖:“你留在这没什么用,倒不如和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踌躇道:“我可以一了之,但我爹娘在东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狐狸“扑哧”一笑:“飞黄腾达时恨不得把爹娘埋了,这会倒成了大孝子,没胆就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叫他戳穿心事,恼羞成怒:“你要便快,别给人捉住扒皮抽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狐狸冷笑了一声,纵身一跃,越过铁栅栏,向山坡上蹿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叫住他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玉面狐狸驻足回身: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冷耀祖犹豫半晌,方才鼓起勇道:“郗子兰身上有个秘密,我受秘咒约束不能说,你可以往三百年前去查,查查看郗子兰为什么把我们全接到清微界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顿道:“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大不了事,顶多于声有损,伤不到根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杀了个凡人少女,多大事呢?九大宗门都有不得杀害凡人门规,可是“情非得已”杀上几个凡人,谁会较?

        狐狸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甫落,他便化作一道灰白影子,飞快地窜上山岗,消失在了西北密林。


  https://www.3zmxs.com/files/article/html/52363/52363593/9591477.html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3zmxs.com。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3zm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