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掌门 > 那个替身回来了 > 第111章 阿嫣

第111章 阿嫣


若木在灵池边守着,  七七四十九日后,冷嫣破碎的神魂逐渐凝聚,显出人形,  女子的眉眼渐渐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未醒来,  没有恢复知觉的迹象,  只是双目紧阖悬浮在池水中,像陷入了梦乡,但那一不是什么好梦,  为她的眉心始终微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夜她会醒来,  今晚是祂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木一瞬不瞬地望着她,许久,祂像是终于下决心,  起身走进池水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祂伸手轻抚她的眉心,像是要将她的眉头展平,而只是徒劳,  要让一个人忘记忧愁,得用别的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祂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,  冷嫣的魂魄开始缩小凝聚,逐渐变成小小的一团光,  卧在祂的手心好似一颗明珠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  明珠渐渐融化,没入祂的掌心,  沿着灵脉进入祂的灵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木闭上眼睛,感受着们的神魂彼此交融——祂曾用这种方进入她的梦境,现在是反其道而行,将她的魂魄引入祂编织的桃源梦境,乌有之乡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阿嫣姓妘,  不过所有人都叫她阿嫣。她是有以来第一个出生在归墟的生灵,没有人说得清楚为什么只有亡灵的归墟会生出个生灵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归墟最的是亡灵,除了亡灵只有一棵树,不过这棵树不是寻常的树,而是棵神木,树中有一座美轮美奂的神宫,她便是在这座神宫中长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神树从外边看自是很粗壮,但单从外边看没人能想到树干竟能装得下那么大一座宫殿,重楼连阁一眼望不到头,与其说是一座宫殿,更像是一座大城,宫舍不知有几千间,宫城后还有一座有山有水的大园子,栽着无数奇花异草,养着许珍禽异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偌大一座神宫,只住着不到十个人——其中货真价实的人除了她只有四个,有肇山派师徒三人,师父是个神神叨叨的道士,成天摇着一把破蒲扇,徒弟两个都愣头愣脑的,师兄叫做柏高,端庄稳重,挺有师兄的模样,师弟穆青溪有些碎嘴,不过常常变着花样夸她好看,阿嫣便原谅了的碎嘴。

        们师徒三人加起来是一个门派,据说还是练剑的,但是们拿剑的时候好像还没拿锅铲的时候,们神宫所有人都指着们师徒三人做饭,尤其是道李掌门,一手厨艺简直出神入化。

        青溪说们得罪了厉害的人,为做得一手好菜,这才有幸来了这神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一个活人是个姓石的圆脸姊姊,话不但很和气,她从来不说自己是从哪儿来的,有回青溪说漏嘴,阿嫣才知道她是从一个什么正道大宗门叛出来的,阿嫣此嗤之以鼻,石姊姊是好人,那所谓的正道大宗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石姊姊的剑比青溪高明了,阿嫣时常缠着她教。石姊姊别的都好,是容易害羞,动不动脸红,有一次阿嫣开玩笑要拜她为师,她一张脸涨得比林檎果还红,急得都快哭出来了,阿嫣虽调皮,但知道石姊姊不逗,便不去惹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这几个活人之外,还有个叫做依依的姑娘,只能算半个活人,据说在娘胎时死了,是用灵养大的——阿嫣想不通为什么有人会做这种事,不过她并没有此觉得依依有什么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依依是她最主要的玩伴,她虽是个成人的模样,说话行事像个孩子,青溪说她魂魄不太全,心智相当于七八岁的孩童,是说和阿嫣差不大,但阿嫣觉得依依比青溪那二愣子聪明了,她有时候甚至怀疑她是故意装傻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们一块儿分糖,若是分给依依两块,她是不识数的,若是少分给她一块,她立马识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依依唱歌很好听,没事嘴哼着什么调子,每天都不重样,她说是每天早上跟着亡灵鸟的叫声学的,阿嫣十分佩服,亡灵鸟每天停在她床前的树枝上叽叽喳喳,可她什么没学会。她学着鸟儿唱歌,学着蝴蝶跳舞,每时每刻都很快乐,别人看着她打从心眼感到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两个便完全不能算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是神木之灵,以树为名,叫做若木,是这座神宫的主人,她管叫神尊,另一个则是个叫做若米的小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来有些离奇,这小银人原本是树上的一片叶子,不知怎么得了神尊的青眼,得了一口灵气,便能够化身成人,足以睥睨所有别的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若米是神尊身边唯一的侍从,若米自称神宫大总管,不过神宫其人都是客,只有这一个侍从,所以这大总管只能自己管自己,除了日常给神尊当牛做马,偶尔还要奉神尊之命来照顾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嫣很纳闷,神树上有这么的叶子,为什么神尊不提拔几片,好让若米大总管手下有几个人管管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问若米,若米说不出个所以来,说着说着开始唉声叹气,不敢说神尊的不是,但阿嫣很是同情,为神尊是个很难伺候的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归墟每个人和非人阿嫣都喜欢得紧,唯独不太喜欢这位神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说或许显得她有些没良心,为她是在襁褓中随着弱水飘来的,若不是神尊正好看见她将她捞起来,她被归墟下的群鬼和凶兽们啃得骨头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活到七岁,她每天吃祂的穿祂的,住祂的大宫殿,可以说全靠祂养活,她不是不知道感激,可若是要她和祂相处上半日,她心像有一百只猴子上蹿下跳、抓耳挠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神实在是太难伺候了,祂的规矩加起来大概有一万条,有些规矩简直没道理,比如核桃只吃完整的一瓣瓣,剥葡萄不能淌下汁水,饭菜酒肴的『色』泽要和食器搭配,衣裳的颜『色』纹样怎么搭配都要按规矩来,不能胡『乱』穿,天气热不能卷起裤腿和袖子,当着祂的不能翘二郎腿,吃饭更不能吧唧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祂的『性』子不好,有话不直说,喜欢一个神生闷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祂平日几乎闭门不出,整日窝在自己的凝光宫,只有每天傍晚雷打不动和们一起用晚膳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它时候祂要是『露』,半是为阿嫣闯了什么祸,比如偷偷跳进归墟玩,给小狗喂了醉仙丹,薅了小鸡的尾巴『毛』做毽子,在小猫脚掌上涂胶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每次她犯了事,神尊便会罚她禁足,禁足不算,还要罚她画符,一天要画一百张,画得她直打瞌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她又犯了事,说起来有些冤,她只是往神尊的饭加了两滴她用忘忧土精提炼的灵『液』,谁知道被青溪误吃了,结果青溪着石姊姊傻笑个不停,石姊姊连汤都没喝完低着头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嫣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左顾右盼,好似不意地瞟一眼神尊的脸『色』,恰好神尊在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年纪虽小,很机灵,可以从神尊的眼神表情飞快地判断出她犯的事有大。这回她一上神尊的眼睛,知道要完——禁足画符是跑不掉了,只看是三天、七天还是十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尊撂下玉箸,看了阿嫣一眼,没好气道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嫣知道躲不掉,反而镇了,说到底还是她有恃无恐,一早便『摸』清楚这位神尊外强中干,除了罚她画符没什么别的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每次禁足依依偷偷爬窗进来找她玩,神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嫣不慌不忙地跟着祂,穿过长长的回廊和许扇门,来到祂的凝光宫——这并不是整个宫城的主宫,位置有些偏,往便是大园子了,此比别处更冷清幽静些,连灯火似乎都要黯淡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尊把她带到书斋,指了一张凤栖木雕成,铺着凤羽丝垫的座榻:“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嫣尽她所能规规矩矩地坐下,手摆在膝盖上,但手指还是忍不住动来动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尊皱了皱眉,撇开视线,终究是忍不住:“把手放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嫣“哦”了一声,手指总算不动了,人又歪向了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尊『揉』了『揉』额角:“为何又捉弄青溪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嫣道:“我没想捉弄青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神尊挑了挑眉:“别告诉我饭碗的忘忧土精不是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放的,”阿嫣忽闪着大眼睛,“但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神尊嗤笑了一声:“不是故意的,难道还是不小心洒进去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嫣道:“是故意放进饭的,可是那碗饭本来不是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木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:“那是给谁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嫣歪了歪头,双鬟髻上缀的小铃铛“叮铃铃”作响:“是给神尊的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木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祂捏了捏眉心,尽可能心平气和:“为何要往我的饭下『药』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嫣道:“我听若米说只要吃了忘忧土精会变得高兴,笑口常开。我想让神尊高兴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木道:“本座什么时候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嫣看着祂的眼睛:“神尊从来没高兴过呀,从来都不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听完这句话,神尊皱起的眉头忽展平,但祂整个人看起来更不高兴了,好像永远都不会高兴起来似的,阿嫣甚至怀疑忘忧土精能不能让祂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祂沉默了好一会儿,挥挥手道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祂说这话的时候连看都不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嫣试探着道:“神尊没有别的吩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神尊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从袖拽出若米:“送小姐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嫣越发狐疑:“神尊没有忘记什么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神尊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竟一句不提禁足罚画符的事!

        阿嫣生怕祂反悔,赶紧拎起若米的后脖领,头不回地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木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,又向幽暗的庭院望了很久,方才收回视线。


  https://www.3zmxs.com/files/article/html/52363/52363593/8708247.html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3zmxs.com。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3zm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