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掌门 > 累!病娇徒弟要黑化,每天都要哄 > 第86章 第二次入灵

第86章 第二次入灵


再睁开眼,洛初发现自己正躺在玉石床上,她的旁边是柳成之,长大后的柳成之。

不似小时候那般骨瘦如柴、浑身脏乱,而是面如冠玉、相貌俊美。

她回来了?

她急于看看柳成之有没有恢复,伸手扯开柳成之的衣服,黑色的符文还是密密麻麻地覆盖在他雪白而光滑的肌肤上,没有半分的消退。

她赶紧联系系统:“不是说这种方法可以破解噬魂骨嘛?怎么一点效果都没有?”

【宿主,你太心急了,需要三次才能彻底治愈。】

“那下一次是什么时候?”

【这种方法极其耗费灵力,对灵体也有一定程度的损害,建议宿主休养生息一段时间后,再进行下一次入灵。】

“那好吧。”

洛初看看窗外,还是深不见底的黑色。

还早,还可以睡会儿。

她刚躺下,身后便传来窸窸窸窸的声音,紧接着腰上一紧,她被卷入灼热的怀抱里,他一只手臂圈紧她的腰,修长的腿也牢牢缠住她的腿,某处抵在她大腿处,宛如铁一样发烫。

洛初转身,身后的男人此刻正睁着眼看着她,一双蓝黄异瞳在夜里发出微弱的光芒。

洛初抚上他的脸,问道:“我吵醒你了?”

柳成之摇摇头,又将脸埋进她的颈项里,轻轻闻着她身上的香气,安安静静的。

他……似乎很喜欢这个姿势。

洛初轻轻拍着他的背,喃喃地哄道:“睡吧…睡吧……”

就当洛初以为他睡着时,怀里的人却沙哑着开口了:

“我做了一个梦,梦到我杀了很多人……后来,我走过一个桥……就只有我一个人,桥下全是血水,很多手从水里伸出来要拉我下去……”

声音不再像前些日子那般沉如死水,而是带着些委屈和颤抖。

难不成他恢复了?!

洛初问他:“我是谁?”

“仙女姐姐。”

好吧,是她想多了。

洛初不甘心地又问道:“你呢?你是谁?”

“我是魔后的奴隶。”

“不!你不是!”洛初气急,双手捧上柳成之的脸,使劲揉搓。

柳成之也不恼,就拿着那双蓝黄异瞳看着她,任由她抚弄。

洛初看着他的眼睛,认真道:“你听好了,你叫柳成之,是我,洛初!一手养大的好徒弟,后来成为了我的相公,是我最最最最最喜欢的人,不是世人口中的大魔头,也不是元陌梨的傀儡杀神,更不是谁的奴隶,你听明白了吗?”

洛初说着说着就哭了,鼻子一酸,大颗大颗的泪水从眼眶中落下,委屈至极:“我捧在心尖尖上的人,她元陌梨凭什么拿去随便践踏!她凭什么啊!”

柳成之慌乱地用手去擦她的泪,轻轻地反反复复道:“不哭……不哭……”

柳成之看着指尖晶莹剔透的泪,殷红的薄唇紧抿,长睫颤了颤。

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头生长,从无尽的黑暗中龟裂溃涌。

下一秒,他将指尖的泪放到唇瓣上,似乎在品尝。

洛初不哭了,似乎被柳成之这一举动给惊到了,她呆呆地看着他。

柳成之抬眸看她,用舌尖一点点舔舐她的眼睛,将那微涩的泪痕全都舔去。

低下头埋进她的颈窝:“难受……”

金色的丝线缓缓爬上洛初的脚踝,轻轻地在她白皙的腿上蔓延,滑进睡裙……

又是一夜香汗。

柳成之不让其他人进入寝殿,魔宫的侍从都是知道的,从来不敢踏进半步,因此没人发现洛初的存在。

柳成之白日出去杀人,晚上回来,一定要先洗去身上的血渍,才肯抱着洛初睡觉。

洛初在柳成之的寝殿里休养了些时日,觉得体内的灵力恢复地差不多了,便又拉着柳成之一起入灵,哄骗他说“听曲儿。”

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柳成之这会倒是很好说话,很快便进入了状态。

【场景二:柳成之突生心魔,被扣上杀害同门的污名,同时,被洛初尊者废除修为后推入魔渊,厉鬼缠身,靠吸取他人魂魄修炼。】

洛初睁开眼,面前却不是云上仙府与魔渊交集的悬崖之上,而是处处都是黑色沙砾的魔渊。

“系统,你是不是搞错了?”

【宿主,系统并未检查到错误。】

四周阴飕飕地,黑雾弥漫,荆棘丛生,厉鬼的尖叫声络绎不绝,时不时有黑影从身后窜过,洛初回头,却只看到被风卷起的沙砾。

是她不曾见过的魔渊的另一面。

洛初有些害怕,从乾坤袋里拿出玄冰剑握在手中壮壮胆。

这里似乎有某种力量压制着她的灵力,让她无法施法破开前面的黑雾,刚走几步便被一具躯体给绊倒了。

“哎呀卧槽!疼死了。”

洛初爬起来回头一看,一个穿着破烂白衣,浑身是血的少年正安安静静地躺在泥地里,脸上全是泥灰,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,有的已经开始腐烂。

几只小魔物正在啃食他的伤口。

洛初心中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,她挥剑赶跑了那些魔物,又拿出一张帕子轻轻擦拭着少年的脸。

下一秒,洛初脸上出现惊愕的神色,这少年除了柳成之还能是谁!


  https://www.3zmxs.com/files/article/html/38410/38410950/13090894.html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3zmxs.com。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3zm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