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掌门 > 累!病娇徒弟要黑化,每天都要哄 > 第101章 他不是改邪归正,他本就是英雄

第101章 他不是改邪归正,他本就是英雄


祭坛上。

萧宸眉头紧皱:“师兄,这就是你说的复活众人的办法?我不同意。”

柳成之的声音有些冷:“你不同意也得同意。”

“可是你有考虑过师尊的感受吗?你们好不容易修成正果,你就这样走了,师尊得多难过啊!”萧宸拉着他的胳膊,控制不了情绪,声音带着哭腔。

“萧宸,你不是从前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少年了,你已经是云上仙府的掌门,你该心系苍生。”

柳成之从乾坤袋中拿出卷轴,正是白日里云心一所用的往生书。

柳成之接着道:“我体内的噬魂骨被净化,因此所吸收用来提升修为的魂魄都未被邪灵吞噬,配上往生书和这还魂阵,再以自身为祭祀品,便可将我往日所吸收的魂魄召回。时间快来不及了,开始吧。”

“嗯。”萧宸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泪,眼眶泛红,却不敢再耽搁,既然柳成之心意已决,他便不能改变什么。

他缓缓打开往生书,待柳成之进入还魂阵,他便将那卷轴抛掷阵上。

数道金色的光柱瞬间升起,灿若星辰。

月下,风吹梨树,树叶晃动,叶间落下的光影与梨花斑驳。

柳成之感觉自己的魂魄在被渐渐抽离,眼眶通红,一滴泪无声的滑落,他对着萧宸道:“替我转告师尊……我真的很爱她。”

“有什么话,不能当面告诉为师吗?”

一道白色的身影从梨树后缓缓走出,月光照在她的身上,清冷似云中仙,不染凡尘。

“师尊!”柳成之和萧宸皆是一惊,纷纷出声。

洛初面上带着怒气,斥责道:“好你个柳成之,说什么要永远陪着为师,都是骗人的!”

“师尊……我……”柳成之在赎罪与爱之间纠结,痛苦不堪。

谁知,下一秒,洛初却“扑哧”一声笑起来:“随便吓吓你,你还真以为为师生气啦?”

“师尊……”柳成之怔愣了片刻。

“去做你想做的事吧,我洛初教出来的徒弟,可是个大英雄呢!”

洛初缓缓挤出一个笑来,那笑容定格在柳成之心中,太美,太具有毁灭性,让人心颤。

可明明是笑着的,眼角却湿润了。

柳成之也笑了,带着凄美:“徒儿想把我们的名字刻在往生书上,那样徒儿才能找到师尊,这辈子,下辈子,生生世世。”

还魂阵中,柳成之的身体开始缓缓消散。

“为师会在这梨花岛上等你,这副身子修为大乘,最多能活一千年,为师只等你一千年!”洛初说不下去了,泪水模糊了眼眶,声音哽咽。

她本不想哭,想在他离开前一直笑着,给他留个好印象。

可是见到他,泪水便忍不住了。

她转身不肯看他,怕再多看一眼她动摇她的决定。

身后传来柳成之虚无缥缈的轻叹声:“师尊,徒儿会永远陪着你的,只要你唤我,我就在。”

天空与还魂阵相接之处,气流席卷而来,一道圣洁的白光,直冲云霄。

“师兄,再见了。”

萧宸急急道别的声音响起,柳成之终究是消散了。

洛初看着眼前的树树梨花,轻轻地回应着:“嗯。”

天,亮了,带来的是希望和曙光。

祭坛上的众人纷纷做起来,看着自己身上已经愈合的伤口,皆是大喜,高声呼叫。

“师兄!我还活着,我还活着!”子归面露喜色,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伤口。

一只小兽跳到他的肩上,对着他的脸一顿狂舔。

“牛牛!”子归抱住他,笑得像个孩子。

“诶?掌门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们怎么会死而复生?”

萧宸语气沉重而低落:“是柳成之,他打败云心一后,用自己的性命换回了你们的命。”

那名修士愣了一下,似乎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是这样,随即愤愤说道:

“没想到云掌门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来,太有辱仙门了!”

“就是啊,不过这魔头在最后关头改邪归正,倒是洗去了之前的污名……”

“他不是改邪归正,而是一个人抗下了所有深重的罪恶,背负起所有骂名,沦为千古罪人,却是为了保护天下苍生,他是个英雄。”一道清冷的女声响起,打断了他的话,带着微微怒意。

小说里的每个故事的结局,所有的冤屈都被洗脱,所有的阴霾都消散。

可惜,世人把所有的目光和精力都转移到咒骂与唾弃新的恶人。

他们都忘了站出来帮上一个人洗脱罪名,或者思考一下,这个人是否也同上一个人那般有难言之隐呢。

“师尊,师兄他真的……”子归的眼眶又有些红了。

洛初走下祭坛,身影消失在梨树林中,她流着泪,喃喃道:“我的徒弟……是个英雄呢。”

活过来的众人还在分享着重获新生的喜悦,没人在意还魂阵旁破碎的卷轴。

柳成之,像是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上一般。

几日后,偏远的山间寺庙前,一位穿着法袍的和尚正在清扫石阶上的落叶。

他的长相不属于阴柔的类型,线条太冷硬,五官如刀削般刚毅冷漠,黑眸冷冷的,让人不敢亲近。

“师兄师兄!”

远处,传来熟悉的呼喊。

“薛俞……”和尚停下手中的扫帚,抬头看去。

穿着鹅黄色镶金边袍子的男人向他跑来,手执桃花扇,剑眉斜飞,张扬而痞气,左耳上还坠着一颗绿宝石。

和尚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,却被飞扑过来的那人给撞到在地。

两人抱着,从石阶上滚了下去,和尚用手护着那人的头,手上被石阶蹭破好几块皮,他咬牙忍着疼痛,额间还暴起青筋。

终于落地。

“哎呦,我的腰~”黄衣男子趴在那惨叫道。

“薛俞,你怎么样了!”和尚急急抱起黄衣男子查看伤势,随即像是意识到什么,恍惚道:“不是……幻觉……”

那黄衣男子正是薛俞,而那和尚正是师无鉴。

薛俞揉揉腰,皱着眉说道:“当然不是幻觉了啊,我可是活生生的薛俞,不信你捏捏。”说着便拉起师无鉴的手捏上自己的脸。

又说道:“听萧兄说师兄来这儿当了和尚,我还不信,没想到居然是真的。完了完了,本来咱俩之间就跨着一道性别沟壑,现在你还出家了,造孽啊!”

“佛门净地,禁止喧哗!”一个老和尚出来,看着地上抱作一团的两人,瞳孔巨震,指着他俩的手都在颤抖:“你……你们……不可理喻!”

薛俞翻了个白眼没理他,师无鉴看着薛俞也没理他,那老和尚脸气得通红,冷哼一声,走了。

“你……怎么回来的?”师无鉴揉着薛俞的腰,问道。

“这个嘛,说来话长。”

“不急,你慢慢说。”师无鉴将薛俞扶起,又往寺庙里走去。

“诶?师兄你去哪儿?”

“还俗。”

声音还是冰冰冷冷的,耳根也还是通红通红的。


  https://www.3zmxs.com/files/article/html/38410/38410950/13090879.html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3zmxs.com。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3zm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