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掌门 > 累!病娇徒弟要黑化,每天都要哄 > 第109章 最后的除夕夜(上)

第109章 最后的除夕夜(上)


“你可以看到灵魂?”

“嗯。”柳成之应着。

“难怪。”洛初嘀咕着,之前很多事都有了解释,原来他可以看到人的灵魂啊。

出了匠人铺子,便瞧见人群都往一处涌动,应当是有戏班子搭台唱戏了。

师徒二人被人群挤到戏台下。

原来是凉州最有名的歌姬正在登台演出,据说长相倾国倾城且音色如云雾遮月,动听至极。

柳成之挨着洛初站着,双手护在她的周围,不让人流挤到她。

一声琵琶声婉转地响起,面带紫纱,身穿华服的女子登台,身姿曼妙。

“成之,你觉得好看吗?”

“好看。”

洛初:???

她转头,却发现柳成之那一双发亮般的蓝黄异瞳正看着自己。

周围有许多小姑娘窃窃私语着,爱慕的眼神却不是看向戏台,而是柳成之。

洛初蹙眉,那是她的男人,从命运多舛的男孩,长大现在这般流光溢彩的男人。

“走啦,年夜饭快开始了。”洛初拉着柳成之走出去。

“师尊这是吃醋了?”

“没有。”洛初停下脚步,许久,又说道:“既然娶了为师,那就是你的福分,可莫想着再去看别的女子。”

柳成之嘴角勾起笑意:“那是自然,师尊是徒儿的天,是徒儿的地,徒儿疼你都来不及,又怎么舍得把视线从你身上移开去看其他女子?”

“算你识相。”

师徒二人回来时,云上仙府众人正忙碌着,准备着年末的珍馐盛宴。

“哟,还知道回来啊。”朱千音撇了洛初一眼,没好气地冷哼一声:“也不知道给我带些吃的回来。”

“带了带了。”洛初拿出藏在身后的糕点递了过去。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朱千音吃着点心,说道:“这糕点啊就属天香楼的最好吃,跟我有关的一切都要是最好的,哪怕我朱千音以后沦落为妓女,那也得是头牌名妓。”

洛初睨了她一眼,知道这人又犯矫情病了,没理她,去帮柳成之打下手了。

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雪,纷纷扬扬的。

而屋内,却是灯火通明,热闹非凡,温馨而带着暖意。

“穆尊主,你怎么又带这么多药丸过来?!”萧宸看着穆清华手里装满小黑丸的罐子,瞳孔巨震,这句话虽是疑问,却饱含了惊恐的感叹。

洛初心中战栗,也附和道:“是啊,你忘了,上次子归吃了你的健胃消食丸后上吐下泻拉了三天三夜,人都快拉没了,这种三无产品你还敢拿出来害人?”

“这次不会!经过我的改良,这次绝对成功!”穆清华说的信誓旦旦,可在场的弟子却如临大敌,胃部似乎在隐隐痉挛。

突然,门外冲进一黄一黑两个身影,穆清华一个没稳住,手中的一罐丹药被撞到地上摔得粉碎。

众人呼出一口气,看着进来的薛俞和师无鉴,心怀感激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薛俞不明所以地挠挠脑袋。

年夜饭很快就做好了,殿内足够大,近百桌宴席都坐满了人。

峰主占一桌,可柳成之和子归是个例外,坐在峰主席上。

对了,还有一只小兽和一只橘猫。

柳成之有意逗橘猫,将它的嘴巴闭合捏住,又夹了一条小鱼在它的鼻子前转悠。

洛初:“……你别逗它了。”怪可怜的。

柳成之很听话:“师尊,那徒儿给你夹菜。”

“好。”

碰到不喜欢吃的,洛初咬了一口便放到碗里,柳成之便接过来吃掉。

“成之。”

“嗯?”

“那是为师吃过的。”

“师尊吃过的才更好吃。”

众人默默喝着杯中的茶:小场面,不足为奇。

然而,他们还是低估了师徒二人的粘腻程度。

柳成之不仅忙前忙后帮洛初夹菜,还时刻注意着洛初的各种情况。

比如:看看她的嘴角有没有粘上酱汁。

一经发现,立刻舔掉。

众人:……

他奶奶的我们这吃的叫年夜饭,不叫杀狗宴!

众人正吃着,一直沉默地苏不言却端起酒杯来到师无鉴和薛俞那一桌。

苏不言捏着胡子淡淡道:“你这臭小子还知道回来啊。”

应该是对薛俞说的。

可却薛俞不看他,低着头,握着筷子的指节用力到发白。

苏不言面子上有些挂不住,叹了口气道:“我知道你怨我,这些年你在外面游荡不肯回云上仙府,就是不愿意见我。”

“……是。”薛俞低低应了一句。

师无鉴虽面无表情,手却搭在薛俞的手上,似是安抚。

“当年,我并未对不起你的母亲……”苏不言闭上眼,面色沉重,似是在回忆过去那段痛苦的经历。

众人嗅到一丝狗血的味道,不明所以地听下去。

当初苏不言还不是南月峰峰主的时候,和自己的师妹,也就是薛俞的母亲薛月怜相爱了。二人一起下山除魔,却不料中途遇袭,双双受伤跌落悬崖,落入河中。

苏不言被赶来的云上仙府弟子救起,可薛月怜的身体却找不到了。

正值汛期,溪水湍急,很可能是被冲走了。

苏不言不死心地找了三天三夜,终于在河边的一处草地里找到了她的尸体。

伤心欲绝的苏不言一直没再娶其他女子,他以为自己会孤独终老。却在一次下山时遇到了正在乞讨的小男孩,他衣着破烂,使得耳朵上缀着的绿宝石格外显眼。

那是他送给薛月怜的定情信物。

苏不言看着与薛月怜有八分相像的男孩,哭了。

原来,薛月怜那时已经怀孕,她在临死前用尽浑身灵力催产将孩子安全生下来,并摘下自己的耳环刺穿了婴儿的耳朵。

耳环上施了灵力,任何人都不得摘下,除非有血缘关系。

苏不言将男孩带回南月峰,取名“薛俞”。

他于心有愧,一直没敢告诉薛俞当年的事,只是力所能及地对薛俞好。

再后来,薛俞重生回来,无意间听到了苏不言与穆清华的对话,得知了苏不言竟是自己的生父,一时接受不了,离开云上仙府四处游历。

故事讲完,苏不言见薛俞依旧不理他,拍了拍师无鉴的肩:“好好对他。”

转身欲离去。

听到他语气这样沉闷,薛俞有些受不了了,低着头咬唇沉默一会儿,而后抬起脸,对着苏不言喊道:“爹。”

苏不言离开的背影一愣,随即转身,不可思议地问道:“你喊我什么?”

“……爹。”薛俞捏紧的指节也逐渐失了力道,只是眼尾仍是红的,有些湿润,似有泪水倾涌而出。

“好孩子,这么多年,幸苦你了。”

父子两相拥而泣,许久才分开。

这几年薛俞是恨过苏不言的,恨他瞒了自己这么多年。

恨一个人久了,变成了习惯,后来恨没了,就只剩下爱了。


  https://www.3zmxs.com/files/article/html/38410/38410950/13090871.html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3zmxs.com。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3zm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