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掌门 > 累!病娇徒弟要黑化,每天都要哄 > 番外二 初心CP的往事前尘

番外二 初心CP的往事前尘


竹屋前,桃花树下。

一个男孩跪在树下,他的面前是两个土坑,没有正儿八经的墓碑,只有两块小木牌插在前面。

无字,男孩不会写字,也不知该写些什么。

土里的两人静静沉睡着,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孩子已经在这里跪了一天一夜,不知道桃花已经将他们的坟墓掩埋。

男孩眼眶红红的,泪已经流干了,脸上灰扑扑的,看不清神色。

到最后,只剩下他一人,他曾经也拥有过幸福,可那不过是镜花水月,如同泡沫。

“葬花吟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……侬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?”一道稚嫩的男声响起,唱腔凄美幽怨,委婉动听。

跪在地上的男孩抬头看去,那是一个小戏子,眼里有光,是对未来的期望。

小戏子问道:“你是在葬花吗?”

男孩摇摇头:“不是,我的爹娘被魔物杀死了,我把他们埋在这里。”

“你好可怜。”小戏子叹道,惋惜地摇头,随后问道:“那你今后去哪儿?”

“不知道。”男孩淡淡道。

小戏子实在不忍心将他一人留在这里,想了想说道:“我叫顾长卿,我阿爹是个戏子,阿娘是个妓女,别的孩子看不起我的出身,不愿搭理我,我也没什么朋友。你若是不嫌弃,不如跟我一起走?”

“嗯。”似乎被小戏子眼底的期望打动,男孩点点头,站起身,拍了拍腿上的泥土。

小戏子拉着他的手蹦蹦跳跳来到花满楼的一间屋内。

床上的女子正在跟一个满身肥膘的男人翻云覆雨,见到小戏子闯进来,

急忙用被子盖住身体,陪着笑将男人打发了。

男人显然没有尽兴,骂骂咧咧地走出屋去。

“阿娘……”

她穿好衣服,一巴掌扇到小戏子脸上,呵斥道:“你跑来这里作甚?!不是让你跟着你爹爹?”

“阿娘,我想你了……”

女人的表情有些动容了,语气轻柔了些:“你乖,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快走快走。”

“走什么呀?”小戏子和男孩还没离开,老鸨便拦住了他们,她的身后是一群男人。

她睨了女人一眼,阴阳怪气道:“你这个赔钱货,你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吗?连他都没伺候好,害得我赔了好些银子,不如就拿你儿子来抵吧。”老鸨说着便开始扒小戏子衣服,想要检查他的身体。

“别动他!”女人推开老鸨,对着小戏子喊道:“快跑,去你爹那里!”

小戏子往外跑去,突然发现男孩还在屋内,他回头,看见一群男人追了出来,他听见女人声嘶力竭的吼声:“快跑啊啊啊啊啊!!!”

小戏子不再停留,他用尽全力向前跑去,没有回头,不敢回头。

屋内,两个男人擒住了男孩,女人正坐在地上哭泣。

老鸨看着男孩,命人用水洗去他脸上的灰尘。

再看他时,却笑得暧昧:“既然他溜掉了,那就用你来抵吧,你这张脸可比他好看多了,把他衣服脱了,让我来验验货。”

男孩脸都白了,拼命挣扎,颤抖着双手抵抗,却终究在众目睽睽之下,被扒得干干净净。

那个老鸨走过来,用手摸着他身体的每一处,惊喜道:“是个尤物,这样漂亮的身子,倒像是天生为伺候人而生的。”

从那日起,他的羞耻心和自尊被摔在地上,踩得粉碎。

老鸨每日派人监视他,教他琴棋书画、教他如何伺候女人。

若是不从,那就灌上几碗含春散。

让他在一次次的缠绵中挣扎,在挣扎中堕落和绝望。

五年后。

人人都知道花满楼里有位头牌,人称绝尘公子,五官精致,举止端庄,温润如玉,不似凡间儿郎,更像是天上的仙人。

更要命的是,人人都知道,这样一个谪仙似的人儿,在床上却是放荡不羁,来者不拒,男女通吃,试过的人没有不夸上一句媚骨天成。

一日,花满楼里来了个女人,她一袭素白长衫,净的有些扎眼,腰挂玄冰剑,只是站在那里,浑然天成的气质,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。

一看就知道是修仙之人,而且,修为不低。

“不知仙人大驾光临,有何贵干?”

女子冷冷道:“本尊听说你们这里有位绝尘公子,想来看看。”

“您稍等。”

不久,以为男子走了出来。当真是面容姣好,温润如玉。朱唇轻抿,似笑非笑。肌肤白皙胜雪,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,气质如皎月清冷似仙。

女子看了他一会儿,怔了怔,喃喃道:“确实像他……”

女子出神间,那人却已经跪在她的脚下,神态卑微而虔诚的捧起她的裙角轻吻:“仙人,请让奴伺候您。”

笑意若妖孽勾魂摄魄,跟刚才判若两人。

女子推开他,问道:“你想不想赎身?”

那绝尘公子听完愣了许久,才缓缓问道:“我……要付出什么代价?”

“本尊要你用云心一这个身份活一辈子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女子将他带回云上仙府的决明阁中,说道:“从今以后,你就是本尊的师兄云心一,这屋内的一切都是你的,至于他生前的事迹和习性,这些日子,本尊会慢慢说给你听,你好好记着。”

“好的,可是仙人,我没有修为,恐怕会露陷……”

“这你不用担心,他生前便是个废物,练功时走火入魔死了,他死去这件事,也只有本尊一人知道。你现在没有修为,别人也看不出来什么……”

“仙人竟这般瞧不起他,为何又将与他长相相似的我带回来?为何又记得他的所有习性?”

女人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上的剑,冷笑道:“死了也罢,除了好看一无是处,他千不该万不该的,便是当初为了救我毁了一身灵根,沦为废人。”

从那日起,他渐渐得知女子便是修仙界第一人,大名鼎鼎的洛初尊者。而他,不用再日复一日地流连于不同的形形色色的人中,不用再出卖自己的肉体,可他到底,就不干净。

他在不断的自我催眠中将自己与云心一这个人合二为一,他努力通过洛初尊者的描述去学习云心一的一举一动,去理解他的心境。

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到后来,就连洛初尊者都有时愣了神,觉得云心一活过来一般。

唯一不同的是,他灵根完好,在洛初尊者的教导下,修为日益增长。

对外,也只道是洛初尊者去黄泉古境取了龙泉草给他修复灵根。

云心一死后,他代替了他,活成了洛初尊者心中那位师兄的模样。

云心一深爱着他的师妹,他也深爱着洛初尊者。

这天,他正在练剑,一道清冷的女声却从身后传来:“你的剑术一直得不到长进,是因为你的剑没有杀气。”

“初儿……”他唤她,温润如玉,是云心一的语气。

女子走过来,夺了他手中的剑,舞动起来。

明明是同一把剑,在她的手中却锋利无比,剑风凌厉,又冰凉刺骨,所到之处仿佛都凝着一层薄薄的哀鸣和冰霜,杀意尽显!

他正看得出神,眼中尽是女子翩飞的白衣,清冷绝尘的身姿,那把剑却突然向他袭来,他瞳孔猛然缩紧,闪身往旁边躲去,却还是被剑刺穿了锁骨。

女子神色冷淡地抽出利剑,又将一股巨大的灵力打入他的体内给他疗伤。

他忍者疼痛问道:“听说你最近收了个徒弟,亲自给他取名为柳成之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喜欢他?”

“我只是喜欢他的脸。”

“那晚我去饮冰阁找你,我看到你对他用了含春散……”

女子的语气骤然变冷:“我不喜欢多话的人,你只要好好做好你分内的事便行。”

“他不适合你。”

她收回灵力,掐上他的脖子,眼底尽是寒意:“若不是你这张脸与他神似,你以为你对我来说,算得上什么?”

他没有说话,脸色因为呼吸不顺慢慢变得通红。

女子甩开他,转身离去。

他看着她的背影,心底涌现邪恶的念头,他不干净,但是他想染黑她,让她滚上污泥,烙上他的痕迹,跟他一起沉入深渊。

可他想到,那日夜间,柳成之跳入湖中也不肯与她欢好,她一个人坐在月下饮酒,再抬头,眼底却全是泪,饮冰雪衣衫,半掩透骨凄艳意。

她一遍一遍唤着云心一的名字。

她哭了一整夜,他站在暗处看了她一整夜。

他想着,她真是个难懂的人。

他想着,她真的美到了他的心里。

他想着,他应该是爱上她了,可是他演得再像,他也不是云心一。

他心软了,舍不得玷污她。他收起心底的恶念与欲望,藏好满心的爱意,在暗处守着她。

可是,她死了,被她曾经的徒弟五马分尸。

她将死之时,灵魄出窍,却笑着问他:“师兄,你说我们来生还会再见吗?”

他知道,她一直都把自己当成云心一的替身,只是,这是他唯一一次见到她的笑容。

他温和地说道:“一定会。”

他抱着她的尸体,哭了三天三夜。

魂飞魄散。

他终究是救不了她,他去找柳成之报仇,却终究惨死在柳成之的血魇剑下。

醒来之后,他才得知自己原本是天上的卿言仙尊,他在凡间的这一生,都是历劫罢了。

只是,他终究是败了,他这一生,失败透顶,道心俱毁,沦为堕仙。

他独自踏过千山万水,做过高高在上的神祗,曾固执小心地爱着一个人,从未宣之于口。

他执念太深,以堕仙的身份重来一世。

可谁知,洛初尊者的体内,早已不是他等的那个人。

他处心积虑,谋划已久,不择手段,终于凑齐了八苦珠。

回头看去,却是罪恶滔天,不似曾经明月仙。

后来,梨花岛上,一切功亏一篑,他被仇恨和愤怒蒙蔽双眼,杀伐至疲倦。

他再一次被柳成之所杀,可他真的累了,抓不住的……

他放下执念,任由灵体消散,不知今夕何夕,不知身处何方。

却不料再次醒来,她坐在床边,为他擦去额头的冷汗。

她淡淡道:“你终于醒了。”

语气和当年一般冰冷,目光中寒意逼人,澄如秋水,却仍是有些不同了。

“初儿……”

“我在。”

“我没死?”

“不,你死了,仙体消散,不过我用了一些法子收集了你的余魂,又为你塑造了一副肉身。”

“初儿……谢谢你。”

“若真想谢我,这辈子,就好好陪在我身边吧。”

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惊道:“初儿?!”

她冷笑:“怎么,不愿意?”

烛光如霞,照在她脸上,更显其清丽绝俗,仿佛不食人间烟火,实在是美极清极冷极,虽生于凡尘,但一瞥一笑,一举一动,无一不流露出仙子气息,无一不令人陶醉。

“怎么会不愿意。”他抚上她的手,温和道:“初儿可知,我爱你,爱了两辈子。”

他成了人们口中残忍至极的魔头,可她却是他心底念念不忘的白月光。


  https://www.3zmxs.com/files/article/html/38410/38410950/13090847.html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3zmxs.com。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3zm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