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掌门 > 大明:我摆烂了,老爹是胡惟庸 > 第七十八章 好大的一笔富贵

第七十八章 好大的一笔富贵


  回旋?

  还能怎么回旋,这句话说出来,恐怕胡惟庸自己都是不相信的,临江侯家里遭了那么大的难,皇恩已经消弭的七七八八。

  能够保住全族上下的性命,已经实属不易了。

  临江侯想到世袭罔替四字,差点落下泪来:“老一辈的淮西勋贵活着不就是为了给子孙后代置办家业。”

  “本侯多少次差点命丧沙场,这才换来了一个世袭罔替的侯爷,这辈子算是值了。”

  “偏偏就因为你那不成器的混账儿子,本侯的世袭罔替没了,只要本侯死了家里就不再是世代富贵的侯爷了。”

  临江侯说到动情的地方,在淮西老兄弟面前忍不住老泪纵横:“这活着还有啥意思。”

  几位淮西侯爷大为触动,赶紧上前劝了几句,翻来覆去的就那么几句话,丧失世袭罔替的打击太大,实在不知道怎么宽慰才好。

  临江侯抹了一把老脸的眼泪鼻涕,已经彻底气昏了头脑,居然开始讥讽曾经唯他马首是瞻的大兄:“胡惟庸啊,我等侯爷还能用世袭罔替保住全族的性命。”

  “你可是没有爵位,等到哪天轮到你了,可就没有什么好下场了。

  几位侯爷听到这么不尊长幼的话,下意识想要呵斥临江侯,想到他已经没了世袭罔替,呵斥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。

  只能略带尬色的坐在花梨官帽椅上,张嘴不是,不张嘴也不是。

  胡惟庸知道长子闯的祸有多大,不管这件事的起因和过程是怎样的,最后确实是临江侯一门当了替罪羊。

  胡惟庸教训长子归教训,但他从来不会把过错归咎在长子胡汉山身上,反而会把一切挡在外面。

  为胡汉山遮风挡雨。

  胡惟庸深知自己应该先表明态度,伸出红色文绮常服里的双手,准备先给临江侯深深作揖赔罪。

  还没等胡惟庸把双手伸出来,只听‘刺啦’一声,临江侯直接把大红色麒麟服的袖口撕裂了一半。

  胡汉山看到这里,偷偷摸摸的神态变得激动起来:“要来了,要来了。”

  临江侯把大红色袖口扔在了胡惟庸面前,语气坚定的说道:“本侯从此与你胡惟庸划清界限,老死不相往来。”

  临江侯想起多年来的感情,没有一点的伤感,只觉得全是讥讽。

  本想着一起把持朝政,为子孙后代多谋取一些富贵,上万亩上等水浇田。

  结果到头来,丢掉了世袭罔替。

  胡惟庸看着地上的大红色袖口,怔怔出神,知道这件事已经没办法挽回了。

  已经痛心疾首到站不住了,胡惟庸还是装作一副镇定的样子坐在了花梨官帽椅上,双目有些无神。

  吉安侯等几位侯爷,突然感觉左丞相的身形有些佝偻,知道这是受到了难以承受的打击。

  吉安侯赶紧劝了一句:“大兄节哀啊,没了临江侯还有其他淮西老兄弟,我们这些老兄弟可不会离大兄而去。”

  胡汉山坐在偏厅里,嘀咕了一句:“那可不一样。”

  想看的也看到了,胡汉山担心遭到毒打,赶紧站起来跑回了白寿园。

  奶奶包了扁食,正等着他回去下锅。

  胡惟庸进不去白寿园的垂花拱门,管事大娘子一直在门口的厢房里守着,只要他一出现就会把他赶出去。

  按照辈分,胡惟庸还得喊管事大娘子一声姑母,只能作罢,回到左丞相衙门处理政务。

  用繁琐的政务暂时填满脑子,忘记临江侯割袍断义的痛惜。

  胡汉山从长随胡二那里得到了消息,得知老爹胡惟庸已经去左丞相衙门了,带着一众狗腿子赶往了养济院。

  养济院在张友闻的掌管下一切井井有条,不过让一位治理江宁县户籍田产的户房掌案,治理一个小小的养济院。

  着实是大材小用了。

  张友闻没有任何怨言,临江侯长子陈镛确实因为修缮官沟倒了大霉,答应了胡汉山以后做他的幕僚师爷,就一定会信守承诺。

  胡汉山来到养济院,走进铜钉大门,没去找正在处理养济院琐事杂务的张友闻,找到了李老头白婆婆两口子。

  听说白婆婆去了宫里一趟,印证了胡汉山所想的那件事。

  老居士是个阉人宦官,曾经是皇帝朱元璋的师兄如悟。

  胡汉山来到老头子们和小男丁们居住的前院,瞧见李老头正在青砖古井旁打水。

  胡汉山心里奇怪,按理说应该得到了加官进爵的赏赐,怎么还在养济院里做营生:“李老伯怎么没搬出去,雇上几个粗使婆子照顾,怎么还在养济院里。”

  “难道皇帝陛下没有赏赐你家官爵。”

  李老头知道大善人胡汉山不是在赶他走,赶紧给大善人抱拳:“哈哈,说起这事还得多谢大善人营造了养济院,要不然宫里的那位公公也不会把我家老婆子的事情告诉皇帝陛下。”

  李老头感谢完胡汉山,解释了还住在这里的原由:“陛下赏了老头子一个知县,老头子粗人一个,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,真要是当了父母官不就是害了一县的老百姓。”

  “再说了,官儿这个东西最不牢靠,今天能当上,明天就能没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李老头嘿然一笑:“老头子就找陛下要了一些田产,本想是只要五六十亩中田就够了,谁知陛下直接要把五千亩官田还是上等水浇田赏赐给老头子一家。”

  “这可把俺给吓坏了,赶紧磕头,最后陛下咬定了五百亩上等水浇田不肯再让步了。”

  一饭之恩,换了五千亩上等水浇田。

  这份富贵谁见了都会心惊,能够不多要已经算是不得了了,没想到李老头居然哭着求着骤减到了五百亩。

  李老头看见胡汉山不理解的眼神,叹了口气说道:“谁不想要自家的田产越多越好,可惜啊,俺们老两口还能活几年?”

  “老婆子还活着的时候,那些乡绅老爷们不敢侵占俺家田地,等俺们老两口不在了,孙儿不是举人老爷,又没有宗族可以依靠。”

  “孤儿寡母的怎么可能守得住五千亩田产,只是五百亩的话还好一些。”


  https://www.3zmxs.com/files/article/html/30969/30969085/12808858.html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3zmxs.com。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3zmxs.com